新闻中心 > 新闻详情

煤企降碳行动全面提速

2021-09-25 来源:中国能源报 2021年09月20日


从经济性、风险性角度,社会资本、煤企自身的投资越来越谨慎。但投资长期缺位也将带来技术革新的迟缓,生产力发展掉队,新产能建设不足,及人才补充不足等问题,值得警惕

煤企降碳行动全面提速

■本报记者 朱妍

“我们倡议:充分履行能源企业的社会责任,积极参与绿色电力交易,增加绿色电力消费,通过深入挖掘绿色电力的‘环境价值’,继续推动化石能源清洁化,为推进绿色能源开发利用和能源行业低碳转型发展,助力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作出更大贡献”——9月7日首次启动绿电试点交易以来,煤炭行业积极响应,国家能源集团、中煤集团、山西焦煤集团等12家重点煤企,于9月14日联合发出参与绿电交易的倡议,引发多方关注。   

在减污降碳的路上,煤炭行业积极探索、多方施策。记者了解到,多家大型煤炭集团已拿出自己的减碳方案,行动全面提速。   

煤企纷纷落实碳减排措施   

“我国79%的碳排放来自化石能源中的煤炭消费,实现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关键在煤。反过来,在此进程中,受影响最大的行业也是煤炭。”中国矿业大学低碳能源研究院院长桑树勋向记者表示。   

行业对“降碳”的认识持续深入,行动也多了起来。记者注意到,在近期公布的上市公司业绩报告中,多家上市煤企首次将“减少碳排放所采取的措施及效果”作为专题内容写入其中。   

“推动本公司二氧化碳排放量力争于2025年达到峰值,并积极探索有效路径,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目标的落实。”中国神华披露,上半年,集团燃煤电厂售电标煤耗300克/千瓦时,同比减少10克/千瓦时;煤化工分部单位聚烯烃综合能耗同比下降4.88%。锦界能源15万吨/年燃煤电厂燃烧后二氧化碳捕集和封存全流程示范项目顺利投运,为我国燃煤电站实现“近零排放”提供技术支撑。   

中煤能源表示,公司聚焦晋蒙陕等资源富集区,布局建设大型现代化煤炭项目,释放先进煤炭产能,煤炭产业碳排放强度持续下降。同时,根据煤矿资源禀赋条件,积极利用空压机余热、天然气、电力等清洁能源,淘汰替代燃煤小锅炉。煤矿抽采瓦斯通过瓦斯发电、瓦斯锅炉供热等方式进行综合利用,减少温室气体排放。   

除了立足主业,多家煤企还加入新能源开发序列。例如,中国神华以自有资金出资40亿元,参与设立国能新能源产业投资基金,上半年陆续投资山西、安徽、江苏、江西等地的风电和光伏等新能源项目。露天煤业在近1个月内连发公告,宣布成立10余家新能源公司,涉及110万千瓦以上的新能源项目开发建设。   

或将“很难干、缺钱干、缺人干”   

机遇有之,挑战同样突出。“碳达峰、碳中和目标就像高碳行业的紧箍咒,不少人对煤炭行业长期发展忧心忡忡,降碳对煤企发展构成巨大挑战。”在中煤能源集团总经理彭毅看来,未来的煤炭行业可能是一个“很难干、缺钱干、缺人干”的行业。

彭毅坦言,我国将严控煤电项目,“十四五”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、“十五五”时期逐步减少。受此影响,新建煤矿和煤电项目的难度更大,产业天花板已经凸显。煤炭安全生产和生态环境保护要求日趋严格,政策红线作用也愈发突出。   

“主流研究认为,‘十四五’时期将处于煤炭消费的峰值平台期,‘十五五’时期将步入煤炭总量和消费占比双下降的通道。从经济性、风险性角度考虑,社会资本对煤炭投资很谨慎,甚至敬而远之。金融机构对煤炭行业贷款逐步收紧,煤企也会量力而行、稳慎投入。长此以往,投资缺位将带来技术革新的迟缓,生产力发展掉队,新产能建设不足,影响行业持续健康发展。”彭毅还称,煤炭对年轻人、高端人才吸引力不足,煤矿招工难问题越来越严重,“人才流失和补充不足,也将对企业、行业发展产生影响”。   

桑树勋表示,煤炭作为高碳能源的低碳化利用,最大挑战在于技术。“煤炭绿色低碳生产加工、低排放煤炭能源转化及新型煤化工、从煤炭燃料到煤炭原料等变革性技术,还需要原始创新或颠覆性创新支撑。比如,低碳化意味着把多出来的碳摒除,二氧化碳捕集封存与利用是最可行的关键技术。相比油气,煤炭行业需求更迫切,但出于经济性等因素,开展大规模示范工程的进度有些慢了。”   

“煤企不能没有煤,也不能只有煤”   

多位专家一致提出,煤炭行业的降碳行动决不是简单“一关了之”。   

“低碳发展不代表未来煤炭行业就没有了,而是要在严控增长和逐渐降低消费量的同时,通过技术低碳化实现产业低碳化,按照‘低碳化转型+高技术升级+需求决定的适度规模’思路,努力实现用煤但少排碳、甚至不排碳。”桑树勋提出,可大力实施煤炭生产和消费节能提效减排、燃烧新工艺减排、燃料变原料减排、CCUS去碳、矿区生态碳汇去碳等多路径减碳,以新型煤化工和煤基碳材料为代表的碳科学技术是重要方向。   

部分产能退出还要兼顾能源系统协同和有序、平稳。桑树勋认为,迎峰度夏期间,煤价上涨、部分地区缺电限电等现象,反映出总体能源供应偏紧的状况。未来的煤炭行业,既要完成在正常情景下为新能源发展“兜底”保障的任务,也要科学建设战略储备能力,确保在特殊情景下实现“兜底”目标。“煤矿和燃煤电厂投资巨大、就业人数众多,大量煤矿、燃煤电厂未到正常服务期而关闭,处理不当易造成资产搁浅损失、人员转岗再就业困难或群体性失业,不可简单‘一刀切’。”   

“煤炭企业不能没有煤,也不能只有煤。”彭毅表示,煤企协同新能源发展大有可为,可利用矿区土地和地下空间等各类资源,还可将矿区建成地面、井下一体化的风光电热气多元协同的清洁能源基地。川煤集团总经理刘万波称,受政策、人才、技术、资金等制约,煤企的非煤产业往往规模不大、质量不高、效益较低,可建立相关推进机制,优先支持煤炭行业向新能源方向转型。   

彭毅还称,煤价只有真实反映煤炭价值,才有利于引导生产,并倒逼全社会节能减排。“发展不可建立在高煤价的基础上。随着总量规模稳重有降,生产更加集约,结构不断优化,市场将总体呈紧平衡状态,更有利于优质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,特别是煤炭成本充分涵盖企业环保治理、社会责任成本,让全社会更加深刻认识到这才是煤企对环境负责任的成本。”

(责任编辑:综合保障部 王林琳)